滤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名外逃人员17年的心路历程

发布时间:2020-07-13 17:53:00 阅读: 来源:滤纸厂家

17年有多长?它可以将呀呀学语的婴儿变成活泼伶俐的少年﹐可以在风华正茂的中年人额头刻上皱纹﹐在温和慈祥的爷爷奶奶头上染上白霜﹐这些都如同微风吹过一样﹐使人感觉非常自然。然而它对于一个逃犯来说﹐会有什么改变呢﹖

今年7月28日下午4时许,随着曼谷至海口的国际航班在海口落地,航班上一名“特殊”的乘客——因挪用公款40万元出境潜逃的云昌杰被劝返回国。此时,他已逃亡了整整17年。

此刻﹐在美兰区检察院里﹐他就坐在记者的面前﹐身形长挑﹐脸颊削瘦﹐一头白发﹐外罩一件普通的黑色夹克衫﹐两眼放着平静的光。经过交谈,记者发现他的口齿非常清楚,但说话总是细声细语,生怕惊到旁人。他说,这是17年逃亡生涯养成的习惯,他害怕别人注意到他的行踪,因为这将给他带来危险。

面对记者,他向记者坦承了这17年的逃亡经历:“如果时间能够倒回去,我当初会选择去投案,这些年的代价,对我来说太大了!”

一念之差

“我知道这事瞒不住了,可我不想坐牢。”

挪用40万公款,财务科长弃家逃亡17年

因为是主动归案,自首后的云昌杰很快被检方决定取保候审,仍住在海南省林业机械厂宿舍里。

重新回到机械厂,对云昌杰来说已是物是人非。创办于1989年8月的机械厂主要经营汽车修理、检测,机械加工等,位于繁忙的海口市海府路上。上世纪90年代,海南爆发“房地产热”,机械厂在该厂沿街部分建起大面积的商业铺面和住宅楼,将租赁、出售铺面和楼房等作为主营收入。

然而,奇怪的是,这些并没有给企业带来兴旺发达,也没有给职工带来美好前程,广大职工怨气很大。1998年,原海南省林业局接到职工举报,派人到这个厂成立了查账小组,一查之下,机械厂一批人受到了处分,一名财务人员潜逃。

这个潜逃的财务人员就是云昌杰,时任机械厂财务科长。因为问题严重,原海口市振东区检察院(现为美兰区)开始介入调查,并委托海南省华宇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云昌杰涉嫌挪用公款的案情也逐渐浮出水面。

检方依法查明,1994年12月,云昌杰让机械厂出纳许某芳从该厂账户上转账40万元到该厂设在博爱城市信用社的一账户,然后以支票方式转到自己的个人账户,同年12月26日,云昌杰将这40万元借给朋友云某柏做生意,自己按每月1.5%的标准收取利息。

1996年初,云某柏将40万元本金及10万元利息全部还给云昌杰。云昌杰随后将其中的40万元借给一名福建朋友做生意,但该朋友随后下落不明。目前,云昌杰挪用的40万元尚未归还。

云昌杰说,他至今记得17年前的情形。“当时气氛很紧张,厂里查账的来了,我没法还上40万元,一直希望自己侥幸没被查出来,心情很复杂。”云昌杰说。“后来,厂里几个人都被处分了,我知道这事瞒不住了,可我不想坐牢,害怕失去自由,只好逃走。”

逃亡之苦

“我不敢得罪任何人,甚至不敢与人辩驳。”

处处“低调”,他成为最容易被欺负的对象

12月18日早晨8时许,机械厂宿舍内,66岁的云昌杰悄悄爬下床,准备洗脸水,准备早餐……做这一切时,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轻手轻脚,他说这是多年来逃亡养成的习惯。

“就想低调,希望别人都不注意到我。”在和云昌杰交谈中,记者听到重复最多的一个词语就是“低调”。他说,这两个字很形象地概括了自己逃亡17年的生活经历。

云昌杰清楚地记得,那是1998年10月13日,在和家人匆匆告别之后,云昌杰踏上了逃亡之路,这一逃就是17年。“当时啥都来不及拿,就带了2万元人民币和6000美元,包在内裤里,然后穿在身上,偷偷地坐飞机逃到泰国去了。”

“我的父亲是一名泰国华侨,在泰国素崖哥洛县做小生意,我也是出生在泰国,后来才随母亲回到海南的。虽然当时父亲已经去世,但还有几位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在泰国。”云昌杰回忆说,说明自己的情况后,身在泰国的几位兄弟姐妹不约而同地劝说他潜逃泰国。

逃到泰国哥洛县后,由于没有身份证,正规用人单位招工他根本不敢去,五年的时间里,云昌杰都只能在家里闲着,很少出门。因为姐姐在哥洛县市场有一个卖杂货的摊位,云昌杰偶尔帮姐姐拉拉货物。

2003年,经亲戚介绍,云昌杰在当地一家华人社团找到一份工作,主要从事文字工作,还做组织会议召开等一些哈尔滨白癜风医院琐事。在社团,云昌杰每天默默地工作。期间,云昌杰还用自己带走的那2万元人民币,托人为自己办了一张名为“刘文清”的泰国身份证。“除了改名字,我还故意将自己的年龄增加了10岁,当时想的是,年龄老一点别人不会太注意,就可以远离视线,躲避调查。”

有了这张泰国身份证,云昌杰胆子大了一些,他说,那是自己逃亡生涯中比较轻松的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安全了,但内心深处又知道自己是逃犯,我走到哪里都刻意保持低调,不希望被人注意到,有时候在街上看到警察也不敢正眼看,晚上睡觉会醒来几次,在工作中受委屈了也只能忍气吞声。”

“有一次工作出了一点小差错,社团的同事骂我,骂得非常严重。我感觉被欺负了,很想狠狠地骂回去,但还是忍住了,万一招来警察,就不好了。”云昌杰说:“我不敢得罪任何人,甚至不敢与人辩驳。因为低调,我反而成了最容易被欺负的对象。&rd沈阳治疗牛皮癣医院quo;谈起逃亡路上的艰辛,云昌杰几欲流泪。

终身之悔

“要是回去被抓了,怎么办?”

母亲去世不敢送终,儿子结婚也不能出席

逃亡期间,对亲人的思念让云昌杰备受煎熬。当年他只身逃离海南时,两个尚未成年的儿子只能由妻子独自艰难地抚养,年迈的母亲那时也已经70多岁。

云昌杰说,每到夜里,对家人的思念就会涌上心头,实在想得不行,才敢用哥哥姐姐们的电话跟家里联系。“尽管有电话,联系也很少,最开始几年打都不敢打。”

2010年,本以为生活可以暂时安定下来的云昌杰却被家里人告知,年迈的母亲病重。得知这一消息,万分愧疚的云昌杰决定即使冒着危险,也得回老家一趟。“利用泰国的身份证,我从曼谷坐飞机到澳门,再转车去珠海,最后坐汽车回海南。”云昌杰说,因为自己办的是临时签证,只有2天的时间可以逗留。

那次时间很赶,他回到家见到母亲,但母亲一句话没有说,只用眼睛看着他,拍了拍他的手。“在家里仅一个小时后,我就不得不返回,特别担心附近有熟人知道我回来了,透露我的行踪。”

返回泰国大约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云昌杰就接到噩耗:母亲去世了。这一次,云昌杰无数次想过回家奔丧,可每当收拾了行李准备回家,却很快又犹豫了:“要是回去被抓了,怎么办?”

云昌杰最后还是害怕了,没有再冒一次险。“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母亲去世了,我也没能回来为她送终。”一提起此事,云昌杰就不禁流泪。

2007年夏天,云昌杰的二儿子云某结婚了,远在泰国的云昌杰从电话得知这个消息后,高兴之余,更多的却是难受,那一夜,云昌杰哭了。

“儿女成家立业是做父母最欣慰的事,如果当初不选择逃亡,或许我能见证儿子的婚礼,喝上他们的一杯茶。”云昌杰感慨地说。

见惯了太多故事的云昌杰,以为自己逃亡后,妻子会抛弃家庭,去过自己的生活。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十几年来,妻子除了抚养两个儿子,还一直坚持照顾家里的老母亲。“我对不起我的妻子,她真的令我无地自容。”

云昌杰说,有好几个晚上,他都觉得自己即将崩溃,心想不如明天就回家投案自首算了。可每当第二天醒来,太阳光亮依旧,他又回到了自己的生活轨道中。

心结之释

“投案自首,好好改造,也许还有机会重启人生。”

飞机落地那一刻,他说解脱了

检察机关的追逃从未停止。

1999年5月12日,海口市美兰区检察院以涉嫌挪用公款罪对云昌杰立案侦查以来。2006年1月23日,该院又决定对其进行网上追逃。近17年来,每逢过年过节,办案人员都会到云昌杰的老家文昌进行追逃。

“17年来,负责这个案件的检察官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检察机关从未停止过追逃,每年都向云昌杰家属传达投案自首的宽大处理政策。”王慧明是美兰区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人员,也是负责云昌杰案的办案人员。“一定要找到云昌杰!”

2014年9月,一条极有价值的线索被办案人员获悉,云昌杰的二儿子云某有多次出入境泰国的记录,在公安机关的协助下,办案人员大致确定了云昌杰的地址。今年7月,办案人员侦查发现,云昌杰的二儿子云某再次前往泰国。办案人员再次与云昌杰的儿子云某联系,希望能动员云昌杰投案自首。

在和哥哥商量之后,云某拨通了泰国亲戚的电话。“电话里,我跟父亲说希望他回来,我和哥哥一起照顾他,给他养老。”儿子的一席话彻底触动了云昌杰的神经,本就心生回家念头的他突然对自己的人生有了一番新的审视:“如果当初,我没有逃到泰国,而是主动配合调查,即使当年被判入狱坐牢,现在17年了,或许早就已经刑满出狱了。”

云昌杰说,自己在泰国通过电视也能看到关于中国追逃追赃的相关政策的新闻。今年4月,“天网”行动正式启动。云昌杰感觉到,国家追逃追赃力度进一步加大了,如果再不主动投案,或许就再没有机会了。

“现在我已经66岁了,只要我投案自首,好好改造,也许还有机会能早日重获自由、重启人生。”云昌杰说。

7月20日,下定决心的云昌杰不顾泰国亲戚的反对,毅然买了一张从曼谷飞回海口的机票,决定回国自首。

“海南省检察机关历来重视追逃追赃工作,特别是2014年最高检部署国际追逃追赃专项行动以来,更是加大了对潜逃在外职务犯罪嫌疑人的劝返工作力度。与此同时,我们还呼吁潜逃国(境)外的犯罪分子,认清形势,早日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这对在逃人员是一项很利好的政策。”王慧明表示。“云昌杰就是在这一背景下,选择了投案自首。”

7月28日下午4时20分,一班从曼谷直飞海口的国际航班稳稳降落在美兰国际机场,因挪用公款逃亡17年的云昌杰终于回到海南,来到美兰区检察院投案自首,并被取保候审。

不久前,在儿子的陪同下,云昌杰回了趟文昌老家,他发现家家户户都盖起了新砖房,有的还是小洋楼,日子很是红火,有些人还买了小车。“真是一步走错,步步错,我将自己的大把时间浪费在了逃亡路上,实在是不值得。”

12月7日,美兰区检察院就云昌杰涉嫌挪用公款一案向法院提起公诉。

对话云昌杰

在检方有关人员的陪同下,本报记者在美兰区检察院见到了正在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云昌杰。

记者:当初为什么选择逃亡?

云昌杰:主要是怕坐牢,怕失去自由,幻想着一走了之,就可以逃避处罚,可现实却是,逃亡的日子那是真的苦,寄人篱下的感觉不好。

记者:现在后悔了吗?

云昌杰:后悔,非常后悔。逃亡的17年里,母亲去世,我没法尽孝,儿子结婚,我没法参加,连孙子也没办法见到,我错过太多,欠家人太多,很多都已经无法弥补,是我终生的遗憾。如果时间能够倒回去,我当初会选择去投案。现在投案后,我会如实交代自己所犯罪行,配合好检察机关的调查。

记者:担心自己的判决吗?

云昌杰:在外面逃亡这么多年实在是太累了,现在我如释重负,不那么害怕了。在回海口的飞机上,我就问自己“会害怕吗”,我发现我的内心很平静,当飞机落地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我解脱了。

目前,我在取保候审阶段,案子最后怎么判还不知道,这段时间希望尽量和家人在一起。但我相信法律,会安心等待法院判决,相信法院会给我公正判决。

记者:有什么想对其他外逃人员说的?

云昌杰:现在每当我看着两个儿子就会想,如果当时没有逃跑,即使坐牢,现在过去17年了,也许早就出狱,过回正常人生活了,而不用现在66岁了还要回来重新面对。突然间觉得,既然犯了法,最终都是承担的,当初一念之差逃亡17年,竟是那么不值。

我希望用亲身经历劝告那些外逃的涉案嫌疑人,异国逃亡的滋味不好受,一定要认清形势,丢掉幻想,尽快投案自首,争取从轻处理。毕竟做错了事情,就要敢于承担。(记者 金昌波 通讯员 林玥 陈文杰)

龙岩制作工服

界首工服定做

邓州工服订做

荆门定制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