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作品赏析文摘故事爷爷没有看见的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3:21 阅读: 来源:滤纸厂家

爷爷去世后我和堂妹我们一大家人甚至很难坐在一起团团圆圆不过现在终于坐在一起爷爷没看见我多希望他看见。

2000年的一个夏夜我家吵翻了天。

两个月前全家人哭成一团将爷爷隆重安葬。葬礼罢围坐在爷爷生前常坐的桌子前婶婶突然问遗产怎么处理——她指的是爷爷的房子。爸爸、妈妈、姑姑、姑父和叔叔瞬间交换眼神却没一个人接茬。过了一会儿爸爸对我也对堂妹说“你们先出去下。”

我和堂妹依偎着不住拭泪。爷爷极爱我们现在物是人非……忽然里屋传来争吵声声音越来越大我走过去从门缝中偷窥我看见妈妈和婶婶已激动地站了起来。

妈妈的话落地有声“我家孙强是长房长孙”婶婶不依不饶“现在男女平等何况孩子爷爷到死都是和我们一起过的”堂妹也走过来她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把她的头按回去推着她走出家门。

那天妈妈忿忿离去我和爸爸跟在她后面。一段时间内爷爷房子的事没有人再提起直至一日妈妈突然问起爸爸爸爸嗫嚅着妈妈再问他就沉默了。

沉默良久拖到不能再拖爸爸硬着头皮承认他背着妈妈签了一份协议。就在我们忿忿离去后的第三天由姑姑作证爸爸同意将房子的产权划归给叔叔婶婶一家。妈妈气得直哆嗦不住地骂爸爸。

那年我高三无论年龄还是思想都介于孩子与成人间。对于爷爷的房子我没有任何占有或放弃的意识但朦朦胧胧中我本能地认为叔叔强占了我们家的财产他们集体做了一件大事偏偏瞒住我和妈妈。我恨叔叔捎带着对爸爸不冷不热。

我家和叔叔家断绝了来往。

事实上因为那份协议妈妈甚至要和爸爸离婚。爸爸做好做歹拦住了她但此后每次口角妈妈便要提起房子、协议而爸爸不吱声或者恼羞成怒干脆重重地关上门一走了之。

我、妈妈和叔叔一家几乎不见面。除了一年一次爷爷的忌日或春节、清明节集体去扫墓。

几年中我家和叔叔家同桌吃饭的机会不超过三次为表示厌恶只要叔叔夹过哪盘菜我就直接把那盘菜从我面前拿开以表示他碰过的一切我都不想再碰。每次吃饭我和妈妈都急匆匆吃完嘴一抹就走开。这样说吧虽然每年都见面但由于我从不正视叔叔几年来他是什么发型胖了瘦了我都没看清。

大学毕业后我读研离开老家。再接着我又毕业在上海找了份工作朝九晚五做牛做马。

堂妹读的是成人大专她的生活和我的完全是两条轨迹。听说她交男朋友了听说又分手了听说她工作的单位领导很喜欢她有意招她做儿媳啦——这些消息辗转从其他亲戚口中传来再传人我耳中已是过去时的堂妹“最新动态”。

其实小时候我和堂妹感情很好。只是大人间的矛盾让我们逐渐疏远我们不通音讯当彼此透明。

一日我接到电话妈妈打来的。她提到叔叔这让我有些诧异。原来这一两年亲戚们大多退休亲戚们的孩子也大多到了男婚女嫁的年龄家宴、婚宴、聚会、见面越来越频繁。“人家都谈笑风生就我板着脸赌气倒显得我不大气”看得出妈妈对往事有芥蒂但已比过去想得开。

这几年我也多了些阅历不再是非黑即白的少年时代。所以当妈妈在电话中问我“你妹儿结婚你回不回来”时我思索了一下就满口答应。因为我知道按照老家的规矩女孩儿出嫁要由哥哥背出娘家门而我是堂妹唯一的哥哥。

堂妹结婚那天我簇新的西服上沾着星星点点的金粉堂妹兴奋得一塌糊涂。我背她出门时她紧紧搂着我的脖子就像小时候我带她出去玩。

妹夫梳平头个子很高人很结实他一口一个“大哥”叫得我颇为受用。有亲戚打趣“妹妹都结婚了哥哥啥时候结啊”叔叔也问“对啊老大啥时候结婚啊”我不得不笑着接茬儿道“快了快了。”这是吵架以来我第一次和他说话。

第二年堂妹的孩子出生。

说来奇怪这孩子竟然和我一样在耳朵旁边长着一个小小的肉疙瘩。“这孩子和大舅有缘分。”妈妈在孩子的满月酒上这样解释。我抱着那孩子他对我笑我的心里荡漾出一朵花。

当晚宴罢我们一家三口散步回家。爸爸夸妈妈你现在年纪大了心态平和了不像过去……妈妈接过话主要是经济宽裕了钱不那么重要想到那房子我还是会生气但有时想算了为了那点钱一家人弄得互不来往不值得。

这是多年后爸爸第一次解释。他说爷爷生前一直和叔叔一家生活在一起作为长子爸爸总觉得对爷爷的照顾没有叔叔多而当时叔叔经济拮据婶婶下岗堂妹成绩一般想考个正式的大学没任何希望那意味着又要花钱。“我怕和你商量后就会打乱我的决定。”这是多年后爸爸第一次解释妈妈沉默不语我扶着她一路走一路跟在爸爸身后。

去年夏天我准备买房需要动用爸爸妈妈的积蓄专门回了趟家乡。叔叔、婶婶不知从哪儿得到的消息他们竟抱着外孙亲自上门来了。堂妹的孩子可爱至极正是咕咕说话的时节他会喊我“舅舅”我抱着他一会儿举到头顶一会儿放到脚下把他逗得哈哈大笑。叔叔婶婶则忙着和爸爸妈妈说话。

一道茶过他们打开包没有任何前兆掏出十万元现金摆在桌上妈妈吃了一惊不知是什么意思婶婶解释道“知道老大要买房……”叔叔接过话“是借但随便孙强什么时候还。”他顿了顿“不还也行。”

妈妈的脸上闪过一丝意外爸爸端着茶壶给每人的茶杯续上水。放下茶壶我发现他的眉宇间分明有喜色流露仿佛在妈妈面前长了志气。

今年春节我带着媳妇回去举行婚礼。叔叔忙前忙后爬上爬下。堂妹嘟着嘴“我结婚的时候爸都没这么忙过!”叔叔笑着说“这是孙家娶媳妇儿孙家的大事当然我要忙。”

接亲、行礼、拜祖宗堂妹的孩子在我的婚床上滚来滚去又留下童子尿象征“早生贵子”。

一切礼毕打仗似的一天结束我们全家从酒店回来累得歪在客厅沙发上。白天行礼用的桌子中间摆着爷爷的遗像。大家围坐在桌子前这一幕多像十年前爷爷刚去世时的情景。

婶婶、妈妈、姑姑哄着堂妹的孩子玩。堂妹用一条干毛巾轻轻拭着相框过了一会儿她放下相框突然说时间过得真快爷爷去世都10年了。爸爸接过话可惜爷爷没看到你和你哥结婚、生孩子。

我和堂妹对视一眼。想到幼时爷爷常一边喝酒一边喂我俩花生米还说要看到我们成家立业……爷爷去世后我和堂妹我们一大家人甚至很难坐在一起团团圆圆不过现在终于坐在一起爷爷没看见我多希望他看见。

我捂着脸稍顷媳妇卸完妆走出来她惊讶地问“怎么都在哭啊”我抬起头发现爸爸、叔叔、堂妹几乎全家都在流泪。

媳妇把我偷偷拉到一边“出啥事啦”我一抹脸对媳妇说“没事只是爷爷没有看见。”

摘自《故事会》文摘版2016年第三期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