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回忆当年砍明子散文

发布时间:2020-11-17 01:09:26 阅读: 来源:滤纸厂家

明子,就是指松指浸透松木的那一小部分,有点儿像琥珀,透明、锃亮,散发着松脂的香气。不是哪棵松树都有明子的,小松树没有,其它种类的松树也没有,只有百年以上的红松有明子。松树越老,聚结的松指越厚,,明子越大。就是红松,也不是浑身都有明子,只有破损的地方和长枝桠的地方,才长明子。

砍明子,专找腐朽的倒树。那些被风刮倒的红松,说不上经过多少年的风吹雨淋,树身腐烂了,一敲一大块,象掰白面馍那般轻松,可长明子的部位是永远不腐烂的,只有砍掉腐烂的朽木,才能找到明子。砍明子也有窍门。老钻山的,一搭眼,就知道哪块儿有明子。初学乍练的,总得枉费一阵力气,才能摸到门道。

一年四季都能砍明子。但春、夏、秋砍的明子不好运,只能一点儿一点儿地住山下背,再用车往家拉。冬天就省力了,套上马爬犁,一直钻进深山里,砍完明子,能一直拉到家。北大荒人都是冬天钻山砍明子,以备一年的引火柴。不光是引火。也用来照明。夜间赶路,备几根明子,几十里山路,一直点到家,风光得很,方便得很。深山里没有电灯,冬天在场院里打场,点燃几根明子,比点电灯还有气势,十足的原始粗犷、豪放味儿,住在城里的人,想体验北大荒人的钻山点明子的滋味儿,也只能是可望不可及了。看过《智取威虎山》的人都知道,土匪“座山雕”祝寿时吩咐,“山里点灯,山外点明子”,那就是北大荒风情画,可以窥豹一斑。

小时候,哪年冬天,我都跟大人钻山砍明子。每次都砍不多,但我愿意去,图的是新鲜、好玩儿。但有一次,差点儿丧了命。

那是我十四岁那年冬天,邻居宋大爹和我说:“林子,给大爹做个伴儿,砍明子去!”我当然愿意去,且求之不得。因为宋大爹家有马爬犁,我家没有。把我的小爬犁往马爬犁上一挂,一直能把我拉到家。山里的雪好大,踏上去,一直陷到我的裤裆。宋大爹找到一倒树,噼啪地砍起来,边砍边说:“林子,在一起砍吧,大爹不能亏待你。”别看我人小,却不愿吃别人的下眼食。山里的倒树多得很,和你凑热闹?我才不干呢!拉起爬犁,我另找地方去了,大约走了二里来地,我发现一棵倒树,真够粗的,和我的个头差不多高呀,树心烂个大洞哩!趴在洞口往里瞧,黑洞洞的,看不真切。出于好奇心,我想钻进洞里瞧瞧,洞挺大,稍一弯腰,就钻进去了。我摸索着往里钻,边钻边嗷嗷地喊,一是给自己壮胆儿,二是看有啥野兽没有。若有,肯定会有声响。我边钻边喊,可什么声响也没有。快钻到头了,突然,我发现两个绿莹莹的光点儿晃动着。原来树洞里藏着一只冬眠的黑熊!我当时头发根子发炸,容不得多想,掉头就住出跑。它本来是不想伤害我的,我那么瞎乍乎,它都没动。可能是我的跑动声把它激怒了,嗷地一声从后面追来,它体胖又太笨,在树洞里没有用武之地。我三蹿两跳,冲出树洞,恨不得多生一条腿,跟头把式地往回跑。可是雪太深,没等拔出这条腿,另一条腿早就陷在雪窝里了。回头瞧,一只象牛犊似的黑熊。正呼哧呼哧地在后边追我呢!眼看就要追上来了,连它嘴里喷出的白气都看见了,如何是好?这时,我发现前边不远处有个倒木,三步两步,蹿到倒木前,就势一躺,躲到倒木下,三蹬两蹬,把身上的积雪蹬个大坑,刚好能藏住我。这时,黑熊呼哧呼哧的喘气声越来越近,倾刻间,就追到了倒木旁。我躲到倒木下的雪窝里,只听嗖地一声,黑熊跨过倒木,呼哧呼哧地继续朝前追我去了。我的天!若不是我急中生智,早就丧生在它的掌下了!我大气没敢出,憋住呼吸听它的跑动声越走越远,直到听不见了,才敢站起来,爬犁也不要了,躲过黑熊追我的方向,直奔宋大爹而来。

宋大爹已砍一马爬犁明子,见我回来了,便问:“爬犁呢?”

“大山岗那边。”

“咋不拉过来?”

“我拉不动,等你去拉呢!”

“小犊子,尽跟我耍心眼儿,还不是溜我的腿儿?”宋大爹嘟囔着,给我拉爬犁去了。

我确实耍个心眼儿,若是要爬犁,我的小命早就没了。可我不敢告诉宋大爹,若告诉他,肯定不会给我拉爬犁的。但我又怕宋大爹和黑熊遭遇,就提醒他:“用不用把大斧子带上?”

“你今天怎么啦?拉爬犁带斧子干嘛?”宋大爹没有带大斧子,我也没再深说,心想:“看遇见黑熊怎么办!”只一袋烟的工夫,宋大爹就把雪爬犁拉回来了,没好腔地说:“你小子,这半天干嘛啦?一点儿也没砍?”哟!他没碰上黑熊?我想,肯定是黑熊追我没回来,若不然,宋大爹也会吓得魂不附体的!宋大爹把他的明子给我装一小爬犁,又把我拉上马爬犁,晃了晃鞭子,马爬犁航行在漫漫林海雪原里,一路上,我几次想告诉他遇见黑熊的事,但话到舌边,又咽回去了。若告诉他,不揍我才怪呢!

刚进村口,老远就见母亲站在那里望着。见我们回来了,喜出望外,不停地唠叼:“你们一走,我就心搅忙乱的,总预感你们爷俩若出什么事似的,坐也坐不稳,站也站不宁。”

宋大爹却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呗,孩子跟我走,还能有啥事?”说着,卸下我的小爬犁,准备回家。

“宋大爹,你别走,我真碰上黑熊了……”

我一五一十地述说着碰见黑熊的经过,把宋大爹的脸都气白了,骂道:“你这小犊子,当时咋不告诉我?是你的爬犁值钱,还是你大爹的老命值钱?”

我吓得吐了吐舌头,没敢言语。若吭声,他敢打我嘴巴子。

第二天清,宋大爹又来叫我了,说是猎熊去。我一听腿当时就软了,不想去。

“有大爹在呢,怕啥?”

“要么,再找几个人同去?”

“找什么,狼多肉少,就咱爷俩干!”

说走就走。我和宋大爹一人操一把大斧子,坐上马爬犁,直奔昨天出事的地点。宋大爹把马爬犁拴在离黑熊半里远的地方,我俩操起斧子,悄悄地来到倒木旁。绕到树洞口,宋大爹仔细观察了四周,昨天的脚窝都让风刮平了,一点儿痕迹也没留。“黑熊肯定在洞里了,你爬上去,一点儿一点儿往前敲,若声音发闷,就是黑熊窝,我守洞口!”宋大爹边说边爬上树身,举起大斧子在洞口守着。

我也爬上树身,用斧背儿沿着树身往前敲。开始,只能敲出空空的声音,边敲边听,快敲到树梢时,声音变了,宋大爹忙说:“别住前敲了,黑熊就在这儿了。你再使劲敲,把它轰出来!”我又咣咣地敲起来。可任凭我怎么敲,里边一点儿声响也没有。没在里边?不能!“你翻过斧背儿,砍个窟窿看看!”树皮不厚,我咔咔几下,砍出碗口大小的窟窿。借着射进洞里的阳光瞧,“呀,看见黑熊毛茸茸的后背了!”我惊呼。“别慌,用斧把儿住出捅!”宋大爹说着,又拉开熊的架势。我掉过斧把儿住里捅,软囊囊的,象捅在棉花包上,一捅一哼哼。突然,黑熊的爪从窟窿里伸出来了,搭在窟窿口上。爪是够大的,把窟窿都堵严了;爪子够尖的,象鹰嘴似的扎撒着。我的天,这尖爪若抓到身上,不把肠子掏出来才怪呢!这样想,我不由自主地一哆嗦,差点儿从树身上掉下来。“别慌,快砍它的爪子!”我定了定神,举起斧子狠狠砍下去。咔嚓!黑熊嗷地一声抽回爪,爪尖却留在窟窿口,血淋淋的。黑熊被激怒了,吭哧吭哧地往洞口蹿。宋大爹早等得不耐烦了,黑熊刚一露头,宋大爹狠狠地劈下去!不偏不倚,正劈在黑熊的头上,黑熊晃了晃,倒在雪地上。宋大爹有经验,嗖地冲上去,掏出匕首,照准熊胆的位置扎去,只那么一转,鲜红的胆取出来了。宋大爹掂了掂,告诉我:“就这只胆,足够咱爷们办置年货了!”

哎?树洞里又有声响。“快进去看看!”我蹭蹭钻进树洞,抱出两只毛茸茸的熊崽来。宋大爹看了看,惋惜地说:“哎,若不是为了生计,何必图财害命呢!”

那次猎到的熊,连同熊崽,当时就让宋大爹卖了。卖多少钱我不知道,只知道他用卖熊钱买了一头儿白条猪,我两家二一添作五分掉了。到后来我才知道,一头熊能卖不少钱呢,光熊胆就值七八百元。可宋大爹没说这些。当时我想宋大爹真够黑的,见钱眼开,不可交。

事隔三十年了,我一直没忘。去年冬天,我回老家探亲,特意探望宋大爹。他七十多岁了,身板还硬朗,还常钻山砍明子。我俩谈及猎熊的事,他打了个唉声说:“大爹对不住你,那次猎熊卖的钱,都让我给你柱子哥娶媳妇用了,只给你家买点儿肉,你当时念书也没钱……若是现在,何必冒那个险?都是穷的啊!”

“那现在你咋还钻山呢?”

“唉,有瘾哪,三天不砍明子,浑身就不舒服。现在的小青年哪象你们那茬人能吃苦?连明子长在啥树上都不晓得,看我死了他们过不过……

我知道,宋大爹说的是心里话。细想,宋大爹说得在理,也不在理。在理的是,近些年,山里人确实富了,不把砍明子当回事儿。不在理的是,时代发展,当今的年轻人有新的追求了,哪能拿老眼光看新形势呢?

------------------------------------------------------------------------------------

作者简介:刘国林,1950年生,中国作家协会黑龙江分会会员。1978年以来,创作地域散文800多篇,先后在《人民日报》、《青年文学》、《散文》、《儿童文学》、《萌芽》、《少年文艺》、《北方文学》、《北大荒文学》、《青海湖》、《雪莲》、《四川文学》、《作品》、《青春》、《山西文学》、《厦门文学》、《黄河文学》等全国报刊发表散文作品近400篇。其中《草塘风情画》1984年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中国地理学会、中国少儿出版社联合举办的《我爱祖国山河美》散文征文中获一等奖,著名老作家叶圣陶之子、中国少儿出版社社长叶至善先生亲自为《草塘风情画》写了读后感。《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分别对刘国林进行采访和报道。1986年,经叶至善先生的推荐,刘国林的散文《草塘风情画》被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入小学课本至今,题目改为《可爱的草塘》。

2006年,刘国林的散文《捉蛇记》发表在《儿童文学》元月号上。经日中儿童文学交流协会会长中尾明先生的推荐,该作品被译成日文,发表在《彩虹图书室》2006年第2卷上,成为日本少儿的课外读物,为中日文化交流,为日本少年儿童了解作者的家乡七台河起到了桥梁和纽带的作用。2013年聘为《中国散文网》专栏作家、《草根文学网》驻站作家。

青岛看银屑病医院哪家好

永城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杭州专业无痛人流医院哪家好

深圳做流产好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