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煤矿关闭煤老板找不着北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20:14:01 阅读: 来源:滤纸厂家

煤矿关闭煤老板找不着北

今年上半年,山西省要对煤炭行业进行大规模的资源整合,力争今年上半年淘汰减少1300个到1400个中小煤矿,整合淘汰主要产煤县的

年产9万吨以下的小煤矿,改造20万吨~30万吨的中型煤矿。通过这场整合,使全省煤矿总数减少到三分之二。那么在这种状态下,这些被淘汰出局的煤矿的煤老板们他们又是怎么想的呢?为此记者走进了他们,倾听他们诉说苦衷。

本地煤老板——愁苦焦急找出路

面对要关闭的矿井,好多靠挖资源一夜暴富的煤老板们迷茫、恐慌了,因为他们只对采煤行业了解,虽然这些人有资金做后盾,可其他行业他们实在是从未涉及过。比如,高平的煤老板王进红就犯难了,在焦急地寻找出路,按说自己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的资产,不用干什么也够几辈人生活了,但王老板对这次资源整合却和记者道出了他的苦衷,原来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他就带领着自己的一伙小弟兄开始挖煤了,这伙小弟兄跟随自己从小发展到大,从艰难困苦到现在的衣食无忧,矿上有什么事小弟兄为他扛着,现在这伙小弟兄们大都成家立业了,可煤矿关了后他们怎么办?总不能靠自己的资产来养活他们吧,坐吃山空呢!何况小弟兄又人数众多。

去年刚刚卖掉煤矿的张老板很有点“先知先觉”。1983年开始承包煤矿的他,可以说是山西长治地区私营煤矿的第一人。“那时候,一吨煤卖9.6元,1996年到1999年亏得很厉害,工资都发不出来,煤炭堆在煤场卖不出去,直到2001年后半年才开始赚钱。2001年,一吨煤涨到了100元钱左右,到了2003年,这个数字一下子蹿到了500元钱,连我们都不敢相信,2000年之前,都是我们四处求人买我们的煤,前两年煤价高的时候,变成了人家拿着钱给我们预付款,现在不行了,拖欠煤款的事情又来了。”张老板看到煤又一度不好销售后,想想干这个担惊受怕的,听见汽车爆胎就吓得瘫在地上,以为是矿上什么爆炸了,现在他也挣了几千万了,面对当前我省煤矿资源整合的现状,他便想到了将煤矿卖掉,打算转产干点别的事,可是干什么呢?张老板只有小学文化,文化素质相对低下,以前一直生活在煤矿上,接触的又都是一些自己经营煤矿或者是买煤的货主,这部分人接受其他信息较少,自己虽然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买上了豪宅,但买归买,在大城市接触的却还是从山西一起来买房的煤老板,虽然自己家里装潢考究,可怎么也找不到书籍和电脑的影子。张老板只有开矿的经验,对日新月异的社会显得不适应。

长子县的曹老板经营着两座年产9万吨以下的矿井,他对此次我省的资源整合看的很淡,因为自己现在都快60岁的人了,身体又不太好,稍微动一下就满头大汗,就是煤矿正常生产,自己也没什么精力经营了,两座煤矿前几年给自己挣了大量的财产,自己身体欠佳后一直是亲戚朋友在帮忙,他住在长治市遥控指挥一切,晚上最害怕电话响,电话一响就想到了煤矿出事,好半天都是满头大汗、心脏狂跳,无法入眠,两个姑娘也指望不上,大姑娘已经有了上门女婿结婚另过,小姑娘11岁还在上学,年轻漂亮的老婆也只是每天购购物、打打牌、照顾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矿上的事什么也帮不上忙。曹老板说:“资源不整合以前自己老是感觉将煤矿卖掉或承包给别人太冤,毕竟是自己大半生打拼下的家业,现在省里面要求要整合资源,他表示积极配合。

温州煤商——相信资本的力量

长治县的煤矿有将近8成在温州人手里,温州商人承包的矿井,基本年产量都在9万吨以下。在外界看来,这次资源整合是对“温州炒煤团”的致命封杀。日期正在迫近,但这些小煤矿的温州煤商却胸有成竹。记者接触到的一些煤商多数表示“问题不大,正在想办法”。一位温州煤商则脱口而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现在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在他们看来市场经济大潮中拼搏多年的温州商人更愿意相信资本的力量。

业内人士认为:“多数9万吨以下的中小煤矿通过兼并、合并之后将继续存在,只不过不是以原来的独立法人的面目出现,隐患肯定还存在。这是一种很侥幸的非正规的商业心理,在一些地方的确也有漏洞让煤商有机可乘,但在我省政府大力推动煤炭产业调整之下,长期存有这种侥幸心理则会吃大亏的。”

显然,我省淘汰全部年生产能力小于9万吨的小煤矿的做法,无法对追求短期利益的“温商”们起到实质性的震慑作用。据“温商”透露,我省乡镇煤矿的实际控制权在村委会主任手中,温州人一般先将村委会主任“搞定”,再委托村委会主任疏通各层关系。“温商”们并不参与煤矿的生产,一般只做经营副矿长,负责煤炭的经销,不少温州煤商雇用山西本地政府部门的退休人员担任煤矿管理人。“这样就可以避免发生安全事故后追究“温商”责任。一般而言,安全事故只追究矿长(法定代表人)的责任,我们温州人顶多花些钱。”温州煤商投资的方式主要是私下承包或买断矿井几年的经营权,包括地下煤矿资源。也就是说,煤矿名义上的法人仍是当地县或乡村政府、企业或个体老板,但实际经营管理者是温州商人。这些村办矿负责人将煤矿转让给别人承包,经营上没有风险,坐收渔利,旱涝保收,和既有市场眼光又懂得为商之道的温州商人一拍即合。

资源整合——矿区百姓看见希望

离襄垣县县城不远的王桥镇,是前往矿区的必经之地。在天仓村,记者了解到,这里原来约800亩地,现在700亩已被工厂占用。据村民介绍,这些工厂都是高污染的企业。剩下的100亩地,也因受到污染没办法种庄稼了。“因为,叶子一沾上煤灰就不长了,更别说结穗了。”“冬天,我们最希望下雪,因为一下雪,空气就好了;最害怕的是刮风,因为一刮风,漫天都是煤灰,连门都出不去……”村会计说。提起这里的煤老板,村民有说不完的话。“山上的人富了,他们那儿70%的人在挖煤,别看村子不‘光鲜’,但家家都有小车。”“我们这里开黑煤窑是暴利,一晚能赚1万元。不让挖,就偷偷挖,往往是深夜12时开工,次日凌晨4时下工……”更让人后怕的是前两天村口晚上塌陷的大坑,这个大坑直经有30米,深不可测。

据悉,山西煤炭资源20年大规模、高强度、大面积开采,各类高耗能工业迅速发展的结果是“三废”排放严重、生态环境失衡、生存环境恶化、生活质量下降。20年中,该省累计排放的1743万吨烟尘足足能覆盖整个地球。山西人吸入了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两倍的工业粉尘。现在,山西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煤、电、焦炭输送出省,但该省很多地方出现地表塌陷、地下水枯竭、污染加剧等一系列问题。这些严重的环境灾难已经导致山西的新生儿出生缺陷发生率达到181.81/万,居全国首位,特别是矿区,这一比例高达440/万。严重的空气污染使山西的尘肺病患者居全国第四位,山西省环保局局长王树静坦言,山西地处太行山与吕梁山区,干旱少雨多风,极不利于植物生长,森林覆盖率仅11.7%,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人均森林面积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没有植被,水土就更易流失,土地荒漠化就越来越严重,全省95%的草地退化,有些完全丧失了利用价值。

在矿区,记者见到了一位正在清扫残煤的老矿工,记者问:“老人家,你知道现在省政府要整合煤炭资源吗?”老人满面笑容说,“我前两天听城里的人说了,这很好呀!其实我们老百姓早就盼望政府这样做了,煤矿没有给当地老百姓带来什么好处,就连最基本的就业问题也没给解决,矿上用的都是外地人,因为外地人好管理,出个什么事也好解决,外地人就是在矿上死了,好多‘黑心’矿主就可以不上报‘私’了。给带队的外地工头点钱就摆平了。一些他人吃肉,自己喝点汤就满足的老百姓,只要年前给点福利煤和几斤猪肉就打发了,而煤矿给当地带来的路断、污染、墙裂我们也只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