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球油气补贴改革进行时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7:53:45 阅读: 来源:滤纸厂家

全球油气补贴改革进行时

编者按:很长一段时间,众多国家的政府都对国内的石油产品进行价格补贴,导致国内和国际市场出现明显“价差”,世界各国的成品油价格也相去甚远。政府提供能源补贴的初衷往往是希望控制通货膨胀,以及保护民众免受国际能源市场价格上涨冲击。但能源补贴代价高昂,往往造成政府的财政重负。

这种“人造”的低油价环境,在一定时期内可以推动经济增长,但长期下去,会造成本国居民和企业对低价石油的过度依赖。能源补贴主要集中于亚洲、中欧和东欧国家。全球天然气补贴占GDP最多的国家是乌兹别克斯坦,补贴支出相当于GDP的26%。委内瑞拉的石油补贴费用相当于GDP的8%,伊拉克的占GDP的14%。

目前,部分国家油价补贴政策的副作用已然显现,亚洲各国已经或准备采取措施改变这种现状。

埃及削减能源补贴“济贫不济富”

今年7月初,埃及政府宣布汽油、柴油等主要燃料大幅涨价,涨幅从40%至78%不等,92号汽油价格从1.85埃镑/升涨至2.6埃镑/升(1埃镑约合0.14美元),提高了40%;80号汽油价格从0.9埃镑/升涨至1.6埃镑/升,提高了78%;柴油价格提高63%,从1.1埃镑/升涨至1.8埃镑/升;而不太常用的天然气价格提高175%,达到每立方米1.1埃镑。

此举旨在减少埃及政府对能源企业的补贴,进而削减财政赤字。修改后的2014至2015财年预算计划削减480亿埃镑财政赤字,从而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降至10%以下,其中高达440亿埃镑赤字削减将通过取消能源补贴来实现。

埃及每年财政支出的1/4都花在能源和食品补贴上,在连续3年经济不景气的形势下,这种补贴带来了巨大财政负担。只有将其削减甚至取消,埃及经济才有复苏的可能,而过去历届政府都因担心民众不满而未能实施这一举措。

但实际情况是,取消能源补贴及燃料价格上涨,只会对拥有数辆私家车的富裕阶层造成较大影响,不会影响乘坐公交的中低收入民众;相反,取消能源补贴省下来的钱将用于改善社会福利条件,服务低收入群体。

补贴成惯性,亚洲油桶“退化”

印尼曾是亚太地区重要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官方数据显示,1998年,印尼石油储量为90亿桶,而2007年底,印尼石油储量为37亿桶。短短十几年,印尼不仅石油储量大幅下降,产量也随之下滑,这直接导致了石油进出口比例逐渐缩小。直至2004年,印尼完全“退化”为原油和成品油净进口国,不得不按国际市场价格购买他国原油,但是当时其国内市场油价依然维持在每桶30美元,出现这种情况的首要因素就是政府推行的补贴政策。2008年,印尼不得不退出欧佩克,为其石油的光辉岁月画上了一个句号。

印尼目前依然是亚洲油价最低的国家之一,政府每年投入大量资金用于能源补贴,2013年能源补贴款为274.7万亿印尼盾(1亿印尼盾约合5.2万元人民币),占国家年度预算的16%,而基础设施建设预算仅210万亿盾。能源补贴中燃油一项即占七成以上,日渐成为国家财政重担。“慷慨”的补贴政策造成国内石油需求激增,再加上本土能源开发不力,导致印尼经济突遇拐点。

印尼政府曾提出削减燃油补贴方案,但引发全国性抗议,最终被国会否决。燃油价格在印尼已成为敏感话题,一有上涨风声便会引发大规模抗议,极易造成社会动荡。因为对于普通印尼人而言,燃油价格上涨就意味着生活成本的提高,贫困人口的生活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

据世界银行统计,目前共有2900万印尼人生活在贫困线下,油价每提高1500盾,贫困率即上升0.7%。在这一背景下,印尼政府一方面欲通过适当提高油价以减轻财政负担;另一方面避免油价涨幅过大、推高通货膨胀率而导致社会动荡。

在这种情况下,印尼政府提出了“补贴双轨制”,被视为折中之策:公交、摩托车的油价仍维持每升4500盾(约合2.33元人民币)不变,私家车油价上浮至每升6500盾(约合3.37元人民币)。据印尼财政部统计,这一计划每年能节省预算21万亿盾。

回顾印尼油气由盛转衰的过程,政府难辞其咎。表面看来,政府在推动石油发展方面颇有作为,但本质上是印尼政府缺少一个合理的系统规划。随着经济迅速发展,印尼燃油消耗不断走高,2005年开始成为石油净进口国。此外,燃油补贴政策导致油气进口大幅增长,成为影响贸易平衡、削弱盾币表现的罪魁祸首,高企的燃油补贴最终将影响国家财政稳定,不利于经济快速增长。

“慷慨的累赘”该何去何从

印度、马来西亚等部分亚洲国家对石油产品实施价格补贴的行为,已经成为政府“慷慨的累赘”,对国家经济和能源领域长远发展的总体影响弊大于利。

尽管马来西亚是东南亚保持石油净出口的国家之一,但长期执行石油价格补贴政策同样令执政者感到不安。马来西亚对石油产品实行的价格补贴政策,不仅造成国内市场出现供应短缺,而且导致当地企业漠视节能增效。出口石油虽然给马来西亚带来贸易顺差,但石油价格补贴几乎将前者对经济产生的积极影响完全抵消。

作为推动亚洲经济持续发展的强力引擎之一,印度也已经感受到了石油价格补贴政策带来的阵痛。有权威数据显示,某段时间内印度进口原油价格飙升了60%,但在政府调控的成品油市场机制下,同期国内成品油价格只上涨了20%。这就造成印度国有的石油公司入不敷出。近些年来,印度对进口原油的依存度约占其全部石油需求的70%,除非国际油价出现大幅回落,否则印度对石油产品实行的价格补贴将使石油公司背负沉重负担。甚至有经济学家估算,国际原油价格每上涨10美元,印度经济增幅就要损失0.5个百分点。

国际原油价格居高难下,导致亚洲一些国家在对石油产品实施价格补贴时陷入两难选择——维持补贴有可能威胁经济增长,而取消或削减补贴势必导致石油产品价格大涨,从而引发消费者强烈不满。

油价长期高位徘徊,很多亚洲国家已经无法指望从低廉油价中获得经济繁荣。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出发,印度、印尼、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对石油产品实施价格补贴的做法有害无益,应把目前的高油价看作是对补贴政策进行改革的绝好机会。在改革时,实行石油产品价格补贴的国家可以转变观念,借鉴贫油国日本的诸多经验,鼓励国内企业降低能耗,同时号召国民自觉节约能源。

长春加纤

成都家庭用氧气机

沈阳土壤耕整机械

相关阅读